特斯拉市值连创新高 秒杀2个“福特汽车”!腾讯浮盈百亿 做空亿万富翁惨变百万富翁

原标题:特斯拉市值连创新高,秒杀2个“福特汽车”!腾讯浮盈百亿,做空亿万富翁惨变百万富翁 摘要 因特斯拉的股价连续猛攻两个月,股价突破420美元的历史新高,部分长期做空特斯拉的基金经理,被认为继续坚持的话,将有可能因此从亿万富翁变成百万富翁。   自上周四(12月19日)收盘股价首次超过400美元后,特斯拉股价连创新高!   截至美股24日收盘,其股价报美股425.25美元,最新总市值达766.49亿,双双刷新历史新高。   值得注意的是,突破760亿的总市值,使得特斯拉傲视美国汽车市场,不仅轻松超越通用汽车,更是倍杀了美国老牌汽车制造商福特,稳坐美国汽车制造厂首位宝座。目前市值仅次于日本丰田和德国大众。   特斯拉意外盈利暴拉两个月   特斯拉的这波股价拉升,开始于今年10月23日,从这一天开始到12月21日,特斯拉股价在两个月内涨幅超过了50%。   10月23日,特斯拉发布了2019年第三季度财报,这份财报成为特斯拉股价的催化剂,一直持续至今 图片 / 特斯拉财报   特斯拉的这份财报超出了市场的预期,因为它竟然盈利了。虽然财报显示,特斯拉第三季度营收63.03亿美元,较去年同期减少了8%,但因为成本控制得当,特斯拉净利润达1.43亿美元,年内首次扭亏为盈。   此外,特斯拉还透露,上海工厂已经启动试生产,较原计划提前。   意外的盈利和进度超前的中国工厂,使得特斯拉股价在当晚开始飙升,10月24日股价大涨18%,随后两个月内,特斯拉的股票一直处于上升通道中。   腾讯入股浮盈百亿,几近翻番   据福布斯富豪榜显示,特斯拉CEO埃隆·马斯克的身家也因公司股价上涨而增至268亿美元。   值得一提的是,特斯拉股价创新高,腾讯也因而受益。   2017年3月,根据特斯拉提交给SEC的文件显示,腾讯买入800多万股特斯拉股票,持有特斯拉5%的股份,成为特斯拉第五大股东。   文件显示,腾讯彼时收购5%股份的价格约为17.78亿美元(约合119亿元人民币),每股217.67美元。而目前腾讯持有的特斯拉股份价值已涨至35亿美元左右,近乎翻番。   然而去年8月,马斯克还因暗示“特斯拉股票价值420美元”而与监管机构对簿公堂,而今这一数字却成为现实。   基金经理:亿万富翁惨变百万富翁   任何美好的事情都不是绝对的,特斯拉变成一只牛股,已经成为一些基金经理的噩梦,众多押注特斯拉股价下跌获利的华尔街对冲基金大佬们“苦不堪言”。   金融分析公司S3 Partners预测分析主管Ihor Dusaniwsky坦言,近期特斯拉股价飙升令沽空者进入“绝望的冬天”,因为特斯拉空头的损失金额高达24.3亿美元。   其中,不乏众多基金大佬:   绿光资本(Greenlight Capital)掌门人David Einhorn   斯坦菲尔资本(Stanphyl Capital Management)管理合伙人Mark spiegel   摩根凯瑞资本管理(Morgan Creek Capital Management)创始人Mark Yusko   全球最大空头对冲基金Kynikos Associates联合创始人Jim Chanos   以绿光资本为例,今年前三季度其投资回报率一度达到24%,但因近期特斯拉股价快速飙涨,导致其投资回报率被压低8-9个百分点。   David Einhorn不得不承认,沽空特斯拉的头寸给绿光资本带来显著的损失。   特斯拉创始人埃隆·马斯克(Elon Musk)则不忘借机嘲讽David Einhorn。他直接致信David Einhorn,直指此前他对特斯拉的“虚假指控”,是为了在投资者面前挽回面子,但沽空特斯拉却让绿光资本过去数年业绩下滑,管理资产规模从150亿美元骤降至50亿美元。   12月25日,一位绿光资本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直言,绿光资本资管规模下滑,与沽空特斯拉没有很强的关联性。其主要原因是全球经济衰退压力增加,令不少富豪LP与大型资管机构将资金转而配置到更稳健的投资组合里,不大愿意在高风险投资领域博取高回报。   值得注意的是,随着近期特斯拉股价飙涨,沽空特斯拉的声音随之升温。   摩根士丹利分析师Adam Jonas发布最新报告认为,特斯拉股价会从420美元重新跌回每股250美元,因为特斯拉当前股价对一家汽车制造商而言是严重高估的。   “事实上,如今特斯拉的多空博弈,已演变成一个富豪(特斯拉创始人马斯克)与一群富豪(众多对冲基金大佬)之间的荣誉之战,谁都输不起。”   一位华尔街对冲基金经理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直言,若马斯克败北,特斯拉将面临巨大沽空压力,甚至再度面临资金链断裂风险。反之,这些对冲基金大佬若认赔出局,则意味着他们可能丢失多年辛苦积累的市场口碑声誉,以后很难再赢得LP的青睐。   基金大佬绝不认赔出局   一直以来,特斯拉是美股争议最大的上市公司之一。多年以来,特斯拉稳居美股沽空榜首位,沽空比例始终占到流通盘的逾20%,比道琼斯成分股平均沽空比例高出逾10倍。   究其原因,大量华尔街对冲基金大佬强烈质疑特斯拉的盈利前景与市场需求增长可持续性,且特斯拉居高不下的负债率让他们相信这家公司随时都可能面临“破产”。   尤其在去年马斯克表示考虑以420美元/股让特斯拉私有化,因涉嫌违反美国上市公司信息披露法规而被SEC调查,最终以缴纳2000万美元罚款和解后,这些基金大佬对特斯拉的沽空热情进一步高涨。因为,他们认为马斯克又在“画了一个不大可能实现的大饼”。   目前,参与沽空特斯拉的华尔街对冲基金大佬众多,包括绿光资本(Greenlight Capital)掌门人David Einhorn、斯坦菲尔资本(Stanphyl Capital Management)管理合伙人Mark spiegel、摩根凯瑞资本管理(Morgan Creek Capital Management)创始人Mark Yusko、全球最大空头对冲基金Kynikos Associates联合创始人Jim Chanos等,各个身家逾亿美元。   今年上半年特斯拉惨淡的业绩,也让这些基金大佬一度眉开眼笑。由于今年上半年特斯拉新车交付量不如市场预期,导致亏损约12亿美元,令摩根大通等大批投行将特斯拉股价从215美元/股下调至200美元/股。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当时国内不少私募基金大佬也参与沽空特斯拉股票,他们还借鉴海外基金大佬的做法,形成一些另类的股价走势评判标准。比如在特斯拉业绩发布前,他们会观察马斯克是去度假,还是留在特斯拉工厂监督生产,前者预示着业绩可能超预期,因此他们反手结清空头追涨特斯拉股票,后者则意味着特斯拉新车交付量不及预期,他们加大沽空力度。   令他们没想到的是,三季度财报发布前,马斯克既没有度假也没有留在工厂,但特斯拉却交出一份靓丽财报,比如当季公司以外实现盈利1.43亿美元,新车交付量继续刷新历史新高。   与此同时,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的建设进度大幅超前,令特斯拉中国产Model 3有望提前上市,首款电动皮卡CyberTruck在发布后一个月内收到逾25万辆订单等……   “这一下子改变了资本市场对特斯拉大幅烧钱,赔本赚吆喝的印象,转而关注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给特斯拉带来的潜在巨大盈利前景,进而引发特斯拉股价飙涨潮涌,导致众多押注特斯拉股价下跌获利的基金大佬们损失惨重。”上述对冲基金经理向记者透露。   Dusaniwsky发布最新报告估算,当前特斯拉被沽空的股票总数为2546万股,但若特斯拉股价持续上涨触及450美元/股,沽空股票总数将跌破2000万股。   不过,基金大佬们并没有因此认赔出局,反而坚定地留守着。   全球最大空头基金创始人Jim Chanos明确表示,特斯拉依然是他最大的空头头寸之一。因为特斯拉估值严重偏高。   在他看来,特斯拉实质上是一家汽车制造商,并不是所谓的科技公司,而汽车制造产业本身属于资本密集型,需要前期大投入,并通过长期有效经营才能产生回报。因此特斯拉股价达到350美元时,已充分反映资本市场对其优秀产品的估值。   S3 Partners董事总经理达萨尼斯基(Ihor Dusaniwsky)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坦言,据他观察,尽管部分中小投资者因近期特斯拉股价飙涨而压缩沽空头寸,但包括绿光资本创始人David Einhorn等对冲基金大佬仍然岿然不动。   “事实上,他们都将押注特斯拉股价下跌的成败,与自身多年资本市场口碑声誉挂钩起来。对他们而言,这已经是输不起的博弈。一旦败北,他们不但将承受巨额损失,还可能丢失大量LP的信任。”他直言。   意外搅局者决定对决成败   值得注意的是,这场多空博弈到底谁能笑到最后,其胜负手或许来自一个意外的搅局者。   近日,日本政府养老基金(GPIF)宣布将暂停借出海外股票,原因是GPIF认为此举与履行长期投资者的管理职责不一致,且出借股票的操作过程缺乏透明度。   在日本政府养老基金做出上述决定后,特斯拉创始人埃隆·马斯克(Elon Musk)立即通过推特大呼“太棒了,做得对!做空就应该是违法的”。   究其原因,是日本政府养老基金一旦暂停借出海外股票,将导致基金大佬们“借入”特斯拉股票进行沽空获利的操作空间缩小,令马斯克在这场多空博弈的赢面骤然增加不小。   不过,众多基金大佬们并未就此认输。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多方了解到,包括绿光资本创始人David Einhorn等基金大佬依然在积极说服大型投资银行借出更多特斯拉股票供他们沽空。   其理由是目前美国科技股追捧潮涌,带动特斯拉股价近期飙升,但等这波追捧潮落幕,投资者会很快意识到特斯拉本质上是一家汽车制造商,并不是所谓的科技公司,因此他们又会转而押注特斯拉股价回归“合理区间”。   David Einhorn甚至认为,鉴于特斯拉无止境的负面消息和成长性终结,近期其股价反弹令人吃惊。   全球最大空头对冲基金Kynikos Associates联合创始人Jim Chanos也继续唱衰特斯拉:“如果不能沽空一家存在超高杠杆率、财务审计存疑、高管不断离职的周期性行业创业公司(特斯拉),还能沽空谁?因此特斯拉依然是我们最佳的空头头寸。”   在上述对冲基金经理看来,尽管马斯克与众多基金大佬的隔空博弈骤然升温,但真正决定特斯拉股价走势的,还是未来其公司业绩表现。   “目前,包括中国众多私募基金等全球投资者都将目光瞄准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所带来的新车交付量与销售业绩能否持续助推特斯拉盈利能力上升,一旦这份盈利能力低于市场预期,资本市场又会很快对特斯拉用脚投票。”   前述基金经理分析,目前,不少对冲基金已经专门聘请高科技公司,通过“检测”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的用电量,以及工厂内部某些重要零部件的供应状况,判断特斯拉未来的盈利能力能否超预期。事实上,这很大程度也会影响马斯克与众多基金大佬的对决成败。 (文章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责任编辑:DF010)